百家乐官方网站>竞技彩>高手世家全讯网 张健华:我国的高杠杆率问题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

高手世家全讯网 张健华:我国的高杠杆率问题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

2020-01-10 16:36:55

高手世家全讯网 张健华:我国的高杠杆率问题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

高手世家全讯网,中国银行张青松:中国银行未来3-5年各岗位科技人才将达3万人

中国银行张青松:现代金融业已经具有了明显的数字化特征

工商银行易会满:支付市场乱象为金融乱象提供了温床

工商银行易会满:提高支付行业准入门槛 坚决打击伪普惠

光大集团李晓鹏:有些机构一夜变金融大国 也可能一夜一无所有

章更生: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 银行要改变传统打法

华夏银行行长张健华:企业债转股不仅仅是为了逃废债

谢永林:利用区块链物联网等技术升级传统融资业务

张东宁:银行业回归本源就是为实体经济发展服务

由财经主办的“2018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于8月23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未来银行之路:固本与攻坚”。华夏银行行长张健华出席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他表示,我们国家的杠杆率已经高到一个非解决不可的地步。

张健华表示,杠杆率高有其传统,银行业杠杆率相对偏高一些,但是现在和日本、德国同样以银行间接融资为特征的两个金融体系相比,我们的杠杆率已经超过了它们,这个问题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张健华认为,杠杆已经到了这一步了,硬着陆,恐怕经济要出问题,软着陆的一个方法就是债转股,把现有债务转成股本。

以下为其发言全文:

张健华:首先感谢网财经,以前参加过财经年会银行业发展论坛,今天本来是来学习的,很荣幸给我颁了一个奖,非常感谢,出乎意料,给了我意外之喜,有点愧不敢当。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与主题“固本与攻坚”里的“攻坚”有关,中央提出的三大攻坚战,确定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现在特别明确了所谓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实际上重点是金融风险,从去杠杆谈起。

我们国家这些年杠杆率确实比较高,有几个数字,我们和国际杠杆率相比,原来说中国是银行业主导的一种金融体系,杠杆率高有其传统,银行业杠杆率相对偏高一些,但是现在和日本、德国同样以银行间接融资为特征的两个金融体系相比,我们的杠杆率已经超过了它们,这个问题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因为我们经济要发展,杠杆已经到了这一步了,硬着陆,恐怕经济要出问题,软着陆的一个方法就是债转股,把现有债务转成股本。这种方法在二十年前的1998年就开始了,那一轮国有商业银行剥离了大量的不良资产,转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实际上已经做了一轮的债转股。在2003年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上市之前时,又进行了一轮剥离,剥离给了资产管理公司。通过这种方式都起到了一些降杠杆的作用。

近期,国务院鼓励金融业进行市场化债转股,很多金融机构都在尝试市场化的债转股,因为涉及到当事人,如涉及到债转股企业、涉及到银行、涉及到监管以及监管政策,同时还各级地方政府,很多债转股现在实际上是地方政府在主导的,可以说是市场化债转股,因为市场化有一个双方谈判、选择、博弈的过程,但实际上现在主导很多都是在地方,尤其是地方国有企业的债转股是在地方政府主导下。今天想讨论一下四方应该有哪些权利、义务。

1.银行业。债转股有两个:1.慎重选择债转股对象。2.怎么样把好未来信贷准入关。我们现在信贷还有垒大户、傍大款现象。所谓杠杆率偏高是哪些企业偏高?国有企业高,大中型企业高,小微企业杠杆率并不高,也就是说真正杠杆率高的是两大类企业,即以国有为特征,同时还有大型和中型企业。民营企业有一个特点,可能在杠杆率降的时候也是最快的。有一些较大民营企业在这一轮去杠杆过程中,是首当其冲受冲击的,是真正意义上市场化的降杠杆,降得比较快。剩下一些是大型企业、国有企业,也是各家银行在信贷准入选择客户时的一个偏好、重点。这类企业是国民经济当中的主力军,支持他们也就是支持实体经济,是没有错的,但是还是要考虑自身杠杆率。从商业银行自身来说,必须要把握好自己客户的选择,因为二十年前进行了一轮债转股,事实上也是一种去杠杆,去杠杆之后,经过十年、二十年的发展,到今天为止又进行了第二轮,是不是未来十年之后还要再进行第三轮?这对银行自身来说怎么样掌握好扩张。全国形势在扩张,我不扩张不可能,唯一一点是怎么样掌握好风险的尺度,怎么样按照监管要求、资本充足率、拨备各方面能不能达标,这是银行业自身有一个要求。

2.地方政府。更多的是营造一种环境,而不是拉郎配,现在强行要求银行牺牲利益,在这期间,其实债转股是一种减债,降低杠杆率、减轻债务负担。换一个不太好听的词,可能有一部分企业也是借机逃债或废债。从政府来说,主要目前是维护公平交易的环境,维护借贷双方都能接受的一种条件,而不是这种情况下,简单要求银行让利,这种情况下银行不让利也不对,本身银行有逆周期的准备金制度,各种拨备本身就是应对出现不可预期损失的,因此在这个时期,银行让一部分利也是应该的,但必须得是一种市场化的选择。从地方政府来说,更多应该是营造环境。支持性、鼓励性政策,债转股,不仅仅有银行债务,同时还有一些地方政府债务,包括欠的税、欠缴的社保等等一些地方其他费,这时候有一个平衡的问题。

现在中央要求地方政府通过发债来置换一些原来违规的地方政府的债务,这其中一条债务发行获得的资金是否可以考虑某种程度上对债转股进行必要的支持,而不是去置换银行所谓的贷款。目前有一种趋势,把银行好的贷款、能还的贷款置换出来了,不能还的贷款、还不了的贷款,都留给债转股了,这其实都不是严格意义上市场化的债转股。

3.企业。债转股不是简单为了减债或逃废债,还有一种目的是完善公司治理。既然是债转股,金融机构成为它的股东,股东和债权人权利和义务是不完全一样的,内部治理、法人治理如果不进一步完善的话,就起不到债转股作用了,仅仅就是一个简单的逃废债。

企业要坚持企业的契约精神,契约精神对市场经济非常重要,不能现在遇到问题以后,以前承诺的都不算了,以前签的合同现在全可以撕毁了。通过双方谈判协商可以重新达成一个条件,达成一个平衡,也要双方经过谈判,不能该履约的都不履约了。企业也有企业的一些责任,在债转股过程中,只有做到这些,才能增强银行的信心。

另外企业需要真正切切实实加强内部管理,要改善经营,才能让人家成为你的股东时有信心,未来大家同甘共苦,用时间换空间,才能起到债转股的作用。不是像以前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现在把杠杆率降下来了,整个净资产率上去了,增强了负债能力,下一轮再去扩张、再去增加负债,这恐怕债转股的路又走偏了,这样很容易造成下一轮又一轮的债转股,这个问题就成了似循环,解决不了。所以企业也有企业需要做的。

4.监管部门。现在银行业关于债务和投资风险权重不一样,虽然监管部门也出台了一些规定,如在风险资产消耗上给了250%,实际上是下降了,银行业抵债资产拿回来,一般投资要400%的风险权重,如果超过一定期限处理不掉的话,12.5倍的风险资产,对银行高资本消耗的企业来说是承受不起的。现在有金融投资公司成立的话,通过金融投资公司来做,降到风险权重150%,它本身也高,还有金融投资公司,工农中建交五大行都有了,股份制行多少还没有,这也是政策上要能够加快这方面金融投资公司的批设,在风险消耗权重上怎么样考虑,要给予适当的考虑。

时间关系,我就讲债转股一些思考的几个具体问题,前面几位领导讲得比较全面、比较宏观,我讲几点微观的思考,观点不对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